男生真的都是看脸的外貌协会吗

有心理学家做过实验,证明“美”对男人更有吸引力,看到更多漂亮的女人会降低男人对伴侣的忠诚度。

相比较而言,男生比女生更属于“外貌协会”。

大学放假期间,人群中有一大批漂亮活泼的年轻女性,打扮得好像要去参加《体育画报》泳装专辑的试镜。屏息凝视是一种生理挑战。我记得那个时候,在我看来,即使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长相平平的女性,也比我从小认识的大多数女性都要好看。

但是在行人数量减少之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当数百人在课间每隔几秒钟穿梭而过时,人群就像走在t台上的时尚模特。但是当人流量变得稀少,每分钟只有十几个人经过时,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似乎有更多平庸的人。开课后美女都去哪了?

我开始考虑这些美女消失的几种可能的解释:也许是美女更热衷于上课或者去图书馆,而平庸的人都喜欢逃学,更喜欢在校园主干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但听起来不太合理。我开始怀疑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可能我和朋友对校园美女的比例估计有偏差。

我的猜测是这样的:当一个男人的目光扫过一大群人时,他会把目光集中在最有魅力的女人身上。当她经过时,男人会扫视下两三百个人,然后把目光转向下一个漂亮的女人。虽然她在统计学上并不具有代表性,但她灼热的魅力是不可抗拒的。

然而,当人流量逐渐变得稀疏时,我猜你会看着每个人,在脑海中计算出一个无偏的平均值。这一次心算的结果是,在一小群人中,普通人似乎只是普通人。我觉得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但是这个假设毫无价值,需要20年和一些复杂的实验仪器来验证这个观点。

然而,不管我的认知估计有多少固有偏差,我仍然认为亚利桑那州的美女比纽约多,这一点我是肯定的。所以,当我的邻居戴夫声称“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没有真正漂亮的女性”时,我有点困惑。

Dave和我一样,最近刚从纽约来,所以似乎不是因为我们到达亚利桑那州的时间不同,而是因为我们对一个平庸的女人应该是什么样子有不同的看法。此外,戴夫的高标准似乎不是因为某种怪癖,所以他想把这位时尚模特赶出他的房子。他是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人,经常抱怨下周末没有约会。

戴夫为什么这么挑剔?我在他家参加聚会的时候,不小心扫了一眼他家的装修,得到了一个可能的线索:戴夫卧室的墙上贴满了《花花公子》的裸照插页。

瞬间一瞥与易被遗忘的脸孔

毕业30年后,到了2002年,我的研究团队刚刚收到政府的一大笔资助,购买了一款奇妙的科学玩具:最新的眼球运动仪。眼动仪虽然不能让我们理解人的内心,但它确实提供了更好的手段,帮助我们理解人的大脑在想什么。

认知心理学中有一句老生常谈的话是“注意力是有选择性的”——也就是说,除非你呆在一个黑暗、寂静的房间里,像棉球一样被包裹着,否则你不会注意到周围的一切。如果你试图这样做,你一定会失败。

即使我静静地坐在桌旁,也有数百件物品在眼前:

在左边,有眼镜、钱包、手机、咖啡杯、葛瑞格·摩顿森的平装书《三杯茶》、支票簿、订书机、一个空塑料袋、一张我儿子利亚姆坐在牙医椅子上的肖像,以及一叠沾满灰尘的压缩光盘。屏幕上方是《韦氏词典》、《兰登书屋罗盖特英语词典》、《牛津语录词典》和其他几本各种颜色的参考书。

右边是卷笔刀、打印机、半桶光盘刻录盘、鼠标(微软版)、鼠标垫和一根凌乱的数据线。

屏幕底部有一叠穿孔卡片。我可以用它们在“金条咖啡店”免费享用咖啡,在“甜天使冰淇淋店”免费享用意大利冰淇淋,两张凤凰冰球馆的门票,两只手在键盘上敲这些字(键盘本身也是由100多个按键组成,很多按键上还刻有@、FN、~、ALT、`、>、&和%等多个符号)。

这只是出现在我面前的项目的部分列表。如果我转过头,我会注意到房间里还有数百件其他物品。难怪我一直找不到钥匙!

现在请想象一个学生坐在拥挤的校园里,他的视野非常广阔,许多人来自不同的方向,穿着各种颜色的衬衫、短裤和鞋子;他们身高不同;有的留着红色的长卷发,有的留着黑色的短直发。有的戴帽子和各种鲜艳的耳环;这个人有纹身,那个人戴着党徽。

如果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观察者试图注意每个路过的人和他们穿的所有衣服,以及他们所有的手部动作和对话,会发生什么?

他(她)根本做不到,哪怕是一眼。正如威廉·詹姆斯在100多年前发现的那样,世界是一个“嘈杂的混沌”,我们必须有能力无视一切干扰,才能在这样的混沌中生存。

然而,眼睛跟踪器允许我们放大一组路人,并准确地看到是什么吸引了受试者的眼睛。实验室的实验没有将受试者置于校园大道的混乱中,这样会使实验数据更加可控。观察者只需要观察一小群人,让那六七张脸在他们的视野里停一分钟,然后再看另一群人。后来,我们要求这些学生辨认他们是否见过某张脸。

在这个实验中,人群的规模比实际情况小得多,经过眼睛的速度也慢得多,但即便如此,受试者仍然无法回忆自己是否见过某人。然而,确实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记住。

当男人观察模拟人群时,他们盯着漂亮女人的时间是盯着长相普通的女人的两倍。当我们以后给他们看几组照片时,男人就能特别准确地判断出他们是否见过美女。

此外,当被观察的人是男性群体时,男性关注乔治·克隆尼类型的男性的时间并不比关注傻瓜的时间长,然后他无法从一组照片中准确地挑出他见过的哪个帅哥。

上述实验结果与传统的关于注意力和记忆力的假设完全一致:人们越关注某个人或某件事,对那个人或事的记忆就会越强。然而,女性受试者的实验结果与这一假设相反,这相当有趣。

和男性一样,我们的女性受试者花在美女身上的时间更多,她们也清楚地记得自己之前是否见过美女。但是不像男人,当他们看一群男人时,他们会选择像乔治·克鲁尼这样的帅哥。

这并不奇怪,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很奇怪:女人记不起以前一直盯着看的漂亮男人。考虑到注意力和记忆力之间通常存在简单的线性联系(你看一个人的时间越长,你对他的印象就越深),这个结果非常令人惊讶。

所以我们做了另一个实验...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付费内容完整版仅支持在App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有心理学家做过实验,证明“美”对男人更有吸引力,看到更多漂亮的女人会降低男人对伴侣的忠诚度。

相比较而言,男生比女生更属于“外貌协会”。

大学放假期间,人群中有一大批漂亮活泼的年轻女性,打扮得好像要去参加《体育画报》泳装专辑的试镜。屏息凝视是一种生理挑战。我记得那个时候,在我看来,即使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长相平平的女性,也比我从小认识的大多数女性都要好看。

但是在行人数量减少之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当数百人在课间每隔几秒钟穿梭而过时,人群就像走在t台上的时尚模特。但是当人流量变得稀少,每分钟只有十几个人经过时,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似乎有更多平庸的人。开课后美女都去哪了?

我开始考虑这些美女消失的几种可能的解释:也许是美女更热衷于上课或者去图书馆,而平庸的人都喜欢逃学,更喜欢在校园主干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但听起来不太合理。我开始怀疑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可能我和朋友对校园美女的比例估计有偏差。

我的猜测是这样的:当一个男人的目光扫过一大群人时,他会把目光集中在最有魅力的女人身上。当她经过时,男人会扫视下两三百个人,然后把目光转向下一个漂亮的女人。虽然她在统计学上并不具有代表性,但她灼热的魅力是不可抗拒的。

然而,当人流量逐渐变得稀疏时,我猜你会看着每个人,在脑海中计算出一个无偏的平均值。这一次心算的结果是,在一小群人中,普通人似乎只是普通人。我觉得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但是这个假设毫无价值,需要20年和一些复杂的实验仪器来验证这个观点。

然而,不管我的认知估计有多少固有偏差,我仍然认为亚利桑那州的美女比纽约多,这一点我是肯定的。所以,当我的邻居戴夫声称“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没有真正漂亮的女性”时,我有点困惑。

Dave和我一样,最近刚从纽约来,所以似乎不是因为我们到达亚利桑那州的时间不同,而是因为我们对一个平庸的女人应该是什么样子有不同的看法。此外,戴夫的高标准似乎不是因为某种怪癖,所以他想把这位时尚模特赶出他的房子。他是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人,经常抱怨下周末没有约会。

戴夫为什么这么挑剔?我在他家参加聚会的时候,不小心扫了一眼他家的装修,得到了一个可能的线索:戴夫卧室的墙上贴满了《花花公子》的裸照插页。

瞬间一瞥与易被遗忘的脸孔

毕业30年后,到了2002年,我的研究团队刚刚收到政府的一大笔资助,购买了一款奇妙的科学玩具:最新的眼球运动仪。眼动仪虽然不能让我们理解人的内心,但它确实提供了一种更好的手段,帮助我们理解人的大脑在想什么。

认知心理学中有一句老生常谈的话是“注意力是有选择性的”——也就是说,除非你呆在一个黑暗、寂静的房间里,像棉球一样被包裹着,否则你不会注意到周围的一切。如果你试图这样做,你一定会失败。

即使我静静地坐在桌旁,也有数百件物品在眼前:

在左边,有眼镜、钱包、手机、咖啡杯、葛瑞格·摩顿森的平装书《三杯茶》、支票簿、订书机、一个空塑料袋、一张我儿子利亚姆坐在牙医椅子上的肖像,以及一叠沾满灰尘的压缩光盘。屏幕上方是《韦氏词典》、《兰登书屋罗盖特英语词典》、《牛津语录词典》和其他几本各种颜色的参考书。

右边是卷笔刀、打印机、半桶光盘刻录盘、鼠标(微软版)、鼠标垫和一根凌乱的数据线。

屏幕底部有一叠穿孔卡片。我可以用它们在“金条咖啡店”免费享用咖啡,在“甜天使冰淇淋店”免费享用意大利冰淇淋,两张凤凰冰球馆的门票,两只手在键盘上敲这些字(键盘本身也是由100多个按键组成,很多按键上还刻有@、FN、~、ALT、`、>、&和%等多个符号)。

这只是出现在我面前的项目的部分列表。如果我转过头,我会注意到房间里还有数百件其他物品。难怪我一直找不到钥匙!

现在请想象一个学生坐在拥挤的校园里,他的视野非常广阔,许多人来自不同的方向,穿着各种颜色的衬衫、短裤和鞋子;他们身高不同;有的留着红色的长卷发,有的留着黑色的短直发。有的戴帽子和各种鲜艳的耳环;这个人有纹身,那个人戴着党徽。

如果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观察者试图注意每个路过的人和他们穿的所有衣服,以及他们所有的手部动作和对话,会发生什么?

他(她)根本做不到,哪怕是一眼。正如威廉·詹姆斯在100多年前发现的那样,世界是一个“嘈杂的混沌”,我们必须有能力无视一切干扰,才能在这样的混沌中生存。

然而,眼睛跟踪器允许我们放大一组路人,并准确地看到是什么吸引了受试者的眼睛。实验室的实验没有将受试者置于校园大道的混乱中,这样会使实验数据更加可控。观察者只需要观察一小群人,让那六七张脸在他们的视野里停一分钟,然后再看另一群人。后来,我们要求这些学生辨认他们是否见过某张脸。

在这个实验中,人群的规模比实际情况小得多,经过眼睛的速度也慢得多,但即便如此,受试者仍然无法回忆自己是否见过某人。然而,确实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记住。

当男人观察模拟人群时,他们盯着漂亮女人的时间是盯着长相普通的女人的两倍。当我们以后给他们看几组照片时,男人就能特别准确地判断出他们是否见过美女。

此外,当被观察的人是男性群体时,男性关注乔治·克隆尼类型的男性的时间并不比关注傻瓜的时间长,然后他无法从一组照片中准确地挑出他见过的哪个帅哥。

上述实验结果与传统的关于注意力和记忆力的假设完全一致:人们越关注某个人或某件事,对那个人或事的记忆就会越强。然而,女性受试者的实验结果与这一假设相反,这相当有趣。

和男性一样,我们的女性受试者花在美女身上的时间更多,她们也清楚地记得自己之前是否见过美女。但是不像男人,当他们看一群男人时,他们会选择像乔治·克鲁尼这样的帅哥。

这并不奇怪,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很奇怪:女人记不起以前一直盯着看的漂亮男人。考虑到注意力和记忆力之间通常存在简单的线性联系(你看一个人的时间越长,你对他的印象就越深),这个结果非常令人惊讶。

所以我们做了另一个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