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你有什么段子一样的经历

讲一个疫情初期的鬼故事。

我住在武汉,靠近金银潭,一个病危的地区。1月2日、8日、9日进出汉口火车站,乘坐地铁。6月6日和10-18日期间,我坐了几次2号线,差不多从起点到终点+我记不清坐了多少次车了。

1月21日开始发热,低烧三天后开始胸闷。六天后发烧37.5上下卡,手因为发烧开始发麻。过年前后的几天,武汉的情况很乱,我都不敢去医院看。每天看微博的新闻,吓死自己了。

低烧一周后,我妈的同事疑似被隔离,早期症状和我一样。我妈坐不住了,晚上8点带我去了定点医院,但是私立医院的人很少。Ct完全正常。医生说新冠肺炎病情迅速恶化,ct最多一周有效。然后他问我有没有咳嗽无力的症状。我没有,所以医生开了退烧药。

一周后,热度下降了。这段经历永远不会被忘记。